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

菜宝钱包(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原题目:为七星山辽塔“正名”

▲ 七星山辽代舍利塔旧照摄于2003年3月16日

沈阳市文物工作者对古塔地宫举行挖掘整理。地宫塔基下面正中呈六角形,用砖砌筑,地宫中央置石函,两侧各立一小石碑。由碑文可知,这座塔是辽代双州双城县时家寨净居院舍利佛塔,塔的制作时间以碑文确定:辽咸雍十年(公元1074年)七月初七。凭据实测,塔外层砖尺寸320×200×70MM,为素面砖 ;内层砖尺寸320×150×50MM,为沟纹砖,砖面为规则的七道沟纹。据此剖析,该塔始建于辽代,在明代时曾举行了一次较大规模的维修。此塔原为六角七层密檐式实心砖塔,塔角为圆形倚柱,正中有佛龛,两侧有胁侍,上有宝盖飞天。

▲ 七星山辽代舍利塔残缺处断面(辽代、明代、近年三层)

1983年,考古专家李仲元先生依据碑文,连系史料考证出石佛寺村古城是辽金时期双州城,纠正了旧说之误。确认辽金时期双州及双城县在石佛寺村,学界已无争议。

▲七星山辽代舍利塔甲碑碑阳拓片 1982年出土

近些年,文物部门举行文物普查时在石佛寺村共发现三处遗址,若何确指辽代双州城和明代十方寺堡,石佛寺村有两座城照样三座城?学界泛起了差别声音,作者另文再述。本文先为七星山辽塔“正名”。

▲七星山辽代舍利塔甲碑碑阴拓片 1982年出土

▲七星山辽代舍利塔乙碑碑阳拓片 1982年出土

▲七星山辽代舍利塔乙碑碑阴拓片 1982年出土

▲七星山辽代舍利塔右侧碑文拓片 1982年出土

▲七星山辽代舍利塔左侧碑文拓片 1982年出土

正名一: 七星山辽塔,不能称为“石佛寺塔”

▲ “美容”之后的沈阳市七星山辽代舍利塔

▲ 七星山辽代舍利塔文保碑,所谓“石佛寺塔”

理由1:

公元1074年建塔之时,七星山无“石佛寺”寺院。石佛寺村名之“石佛寺”,是由明至清中叶 “十方寺”地名在清嘉庆之后至1893年之间音转。《新城子区志》以及原新城子区地名办等部门依据传说“石佛”等定村名释义,用传说取代史实,占不住脚。

▲ 《沈阳地名·沈北新区卷》第098页,沈阳出书社,2014年11月。

所谓“石佛寺”等地名综述(尚有所谓:北魏拓跋氏遗迹在沈阳...)

理由2:

依据:《清史稿·户口田制》:“世祖入关,有编置户口牌甲之令……户给印牌,书其姓名丁口。出则注所往,入则稽所来。其寺观亦一律颁给,以稽僧道之收支。”

另《清史稿》:“初,天聪六年,定各庙僧、道以僧录司、道录司综之。凡谙经义、守清规者,给予度牒。顺治二年,停度牒纳银例。康熙十三年,定僧录司、道录司员缺,及以次递补法。十六年,诏令僧录司、道录司稽察设教聚会,严定处分。”

“府僧纲司都纲、副都纲,州僧正司僧正,县僧会司僧会,各一人。府道纪司都纪、副都纪,州道正司道正,县道会司道会,各一人。俱未入流。遴通晓经义,恪守清规者,给予度牒。”

清承明制。明清时期释教寺院,严酷审批后方可确立,僧道之人须有度牒(类似户口),通常情形建庙受捐有碑刻等公示留存,寺庙一样平常运作需要庙产土地供应,接受捐赠等受僧录司治理。

迄今为止,查阅诸多文献,明清至今,尚未发现涉及石佛寺村(十方寺堡)任何寺庙依据。石佛寺村三次文物普查以及石佛寺村村民也无任何资料能证实七星山上有“石佛寺”这座寺院。

据《奉天通志》纪录,辽沈区域有十余个“石佛寺”,但都与七星山和石佛寺村无任何关系。

七星山今“石佛寺”寺院为1993年有关部门修建。因此,1993年之前,石佛寺村只有“石佛寺”之名,而无“石佛寺”寺院之实。

,

usdt支付接口

菜宝钱包(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

查阅近三十年成稿资料,有称“建于北魏拓跋氏时期石佛寺庙宇”,惊诧辽宁考古学界;有说建于1074年“七星山辽代古塔碑文中载有四十余位锡伯、满族、 *** 僧侣名字”,更推翻民众认知,瞠目结舌。上述质料居然出自个体专业部门,既无考古依据,也无史料出处,不足采信。(见照片)

▲所谓“建于北魏拓跋氏时期的石佛寺庙宇”出处之一

新城子区档案局2002年10月《新城子区旅游指南》封皮

▲所谓石佛寺“建于北魏拓跋氏时期的石佛寺庙宇”出处之一。同上,第47页。

▲所谓石佛寺“建于北魏拓跋氏时期的石佛寺庙宇”出处之一。同上,第48页。

尊重史实,秉书直言,是史学生命。将七星山辽代古塔称“石佛寺塔”,立文物珍爱碑示人,并未尊重史实和考古挖掘结论,引起歧义颇多,遗患无限,实不足取。

虽然,有用今地名作为遗址遗迹之名,如:新乐遗址、牛河梁遗址、北京周口店北京人遗址等。这些遗址之名是在考古挖掘无法确指,文献无法准确对应的情形之下的命名原则。七星山辽塔命名显然不在此列。

另外一种情形,如:秦始皇陵,考古挖掘研究可以直接确指的遗址。

若将七星山辽塔命名为“石佛寺塔”,循此,岂非可将“秦始皇陵”命名为“陕西省临潼秦汉陵墓遗址”?

显然,七星山主峰辽塔有碑刻出土,文字信息清晰明确,有《辽史》等史料佐证,遵照考古遗址遗迹命名原则,文保碑等对沈阳七星山辽塔用“石佛寺塔”之名,不够客观准确。

因此,作者以为:七星山残存辽代舍利塔称谓,全称应为:“辽代咸雍十年(1074年)双州双城县时家寨净居院舍利塔”,或简称:“辽代舍利塔”等更为客观严肃,名实相符。

正名二:七星山主峰辽塔是近代伪满时期自然破坏,并非毁于1905年日俄战争

▲ “1905年日俄战争破坏七星山辽塔说”出处之一:

《沈北历史文化遗产》书,第25页。

▲ “1905年日俄战争破坏七星山辽塔说”出处之二:

《七星山旅游风景区及其魔幻传说故事》,第3页。

仔细读者,仔细对照所谓“毁于1905年日俄战争”的七星山辽塔,从塔的形制、山形、门路、植被等方面很容易鉴别,与现存七星山辽塔截然差别,彼塔非此塔。(资料中的图片应为苏家屯陈相塔山上的辽塔非是七星山古塔)

1982年,七星山主峰辽塔地宫文物出土,考古挖掘研究时,李仲元先生在《辽双州城考》文中对七星山辽塔破坏时间也做了说明。作者查阅1925年《盛时时报》出书的、由奉天省省长王永江作序的《东三省遗址遗迹》等,可证实七星山辽塔1925年前尚且完好。

经由作者观察并访谈几位七星山四周村子年长者,均众口一词:七星山主峰古塔是自然破坏。另有另一个信息源:古塔主体破坏的当天下昼,恰巧山西村(黑鱼沟)F姓家族一成员出生。

因此,作者以为:“七星山辽塔1905年日俄战争破坏说”不能成立。

由此,七星山辽塔毁于1905年日俄战争之说,毫无可靠凭据,纯属耳食之闻,以讹传讹。

近些年,有关部门对外宣传,打造文旅产业,偶见引用本文提及的的几处谬误之说,并常见诸媒体端。

综上所述,史料失真不仅影响学界范围。现在,涉及七星山辽塔历史,资料明晰,倘若多年以后,众口烁金,以讹传讹,将遗患无限。再纠正,很难!

固然,为七星山辽塔“正名”,一家之言,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列位读者,若有差别看法,敬请留言讨论商讨。辽宁影象,真实纪录历史。历史探讨,闻过必改。

作者:沈阳市和平区文化遗产珍爱协会会员

2020年8月

部门参考文献

[1]李仲元先生《辽双州遗址遗物考》1983年。另《辽双州城考》,《辽金史论集》(第2辑),1987年。

[2]赵晓刚赵菊梅《双州双城县的观察与微论》,沈阳考古文集(第6集)。

[3]新城子区档案局《新城子区旅游指南》47页、48页,2002年10月。

[4]石佛寺村七星山舍利塔地宫碑文,沈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编 《沈阳碑志》第579页,沈阳辽海出书社,2011年8月。

编辑:赵洪雷

乐陵便民网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乐陵便民网无关。转载请注明:usdt不用实名买入卖出(www.caibao.it):为七星山辽塔“正名”
发布评论

分享到:

usdt充值(www.caibao.it):修路到台湾,我们是认真的
你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